滚动 新闻 国内 国际 军事 财经 娱乐 体育 文化 科技 房产 汽车 旅游

80后导演拍慰安妇题材纪录片《三十二》

2016-04-12 14:45:21

“慰安妇”题材纪录片《三十二》捐赠仪式

年轻的80后导演郭柯以慰安妇为题材,历时两年,拍摄纪录了生活在广西桂林一位九旬的“慰安妇”老人和她的混血儿子。由于当时全国仅剩32位“慰安妇”幸存者,故将片名取为《三十二》。今年4月12日,该影片的捐赠仪式在亚洲最大慰安所旧址陈列馆——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利济巷旧址陈列馆(下简称利济巷馆)举行,影片的原版拷贝将永久馆藏并在展厅内放映。

事情要追溯到2012年6月,导演郭柯偶然在微博里看到了一篇“中国慰安妇生下一个日本孩子”的故事。郭柯被老人的故事所触动,于是通过朋友介绍,联系到了中国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教授。在苏教授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,郭柯很快找到了住在广西偏远农村的韦绍兰。

韦绍兰生于1924年农历7月27日。1944年,侵华日军发动企图打通日本本土经朝鲜半岛、中国大陆至新加坡总长约九千公里运输线的“一号作战”计划,并于同年入侵广西,占领荔浦。韦绍兰在日本扫荡的时候被发现,并被日本军人抓到位于桂林市荔浦县马岭镇的一处慰安所里,度过了最黑暗的3个月,后来逃出慰安所,又发现自己在被日军强奸期间怀孕。由于担心未来自己不孕,她便生下了这个“鬼子兵”,随养父姓,取名为罗善学。

36岁的导演郭柯告诉澎湃新闻网记者,在半年的时间内,他三次前往广西,陪韦绍兰吃饭,唠家常,在这个的过程中,他自己很少跟韦绍兰会提及发生在1944年的那段岁月,因为他将韦绍兰当成自己的家人去拍摄。渐渐地,郭柯发现自己最初对老人怀有的那颗“同情心”却是一种狭隘的感情。韦绍兰虽然在战争期间受尽了折磨,战后也无法逃离贫穷与唾弃,九十多岁了还忍着病痛洗衣、种菜、喂鸡,但在看似苦海无涯的生活中,她却能够笑唱山歌、感恩社会,“只愁命短不愁穷”。

韦绍兰顽强的生命意志深深的感动了郭柯,他下定决心,一定要把韦绍兰的故事拍摄下来,将这位老人身上强大的精神力量带给观众,同时也让这段历史故事世代保留。在制片人陈伟雄的全力支持下,2012年12月,影片顺利开拍,由于当时全国仅剩32位“慰安妇”幸存者,故将片名取名为《三十二》,该片全片长达40分钟。

据中国“慰安妇”问题专家、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介绍,此前日本媒体曾拍摄过一部关于韦绍兰的短片,在日本放映过,在他研究慰安妇这个课题20多年的时间里,中国的媒体好像对这个题材并不是很热情。

“郭柯来找我的时候,提出了他的想法,说想拍一部关于慰安妇题材的电影,当时我是持比较消极态度。因为之前有不少人都来找过我,提出类似的想法,但后来都因为各种原因,打退堂鼓,没有继续。”苏智良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后来郭柯的一句话打动了他。郭柯表示,如果他要拍商业片可以拍一辈子,但是这个题材就这么几年,所以他想记录她们。于是,苏智良第一个就推荐了韦绍兰。

“罗善学(韦绍兰的儿子)本身具有独特的人类学的标本,他本身也是受害者。前几年,我们捐赠他们2万,带他们到日本控诉,并发起寻找罗善学生父的活动。”苏智良表示,罗善学的生父肯定是找不到的,但想通过这个行动,提醒世人对慰安妇的关注。“韦绍兰这个老人有非常宽广的胸怀。她的儿子罗善学曾经向她表示过,将来如果老人不行了,他就自杀,但老人告诉他,这个世界非常美好,哪怕吃野菜,也要活着看看这个世界。

苏智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郭柯后来给他寄了一张照片,上面有30多个年轻人,韦绍兰和她的儿子坐在中间,这张照片让他心里微微一颤。以往在苏智良的记忆里,拍摄纪录片的往往都是3、4个人,但这样的团队还是第一次看到。苏智良心里知道,这次郭柯是玩真的,于是他对郭柯说,多拍拍老人灿烂的笑容,当过慰安妇对于中国的妇女来说这确实是奇耻大辱,但韦绍兰总是笑着面对。韦绍兰常常说:“因为总有一天,世人会知道,丑的不是我,丑的是日本政府和日本军人。”

继《三十二》之后,郭柯于2014年初开拍了又一部“慰安妇”题材纪录片《二十二》,目前,该片已处于完成摄制。郭柯表示,他也会将该片捐赠给利济巷旧址陈列馆,该片展现了分布在全国五省20多位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者的生存现状。

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告诉澎湃新闻,利济巷旧址陈列馆目前关于慰安妇史料的文物大约1600多件,其中视频资料有19部。此次是该馆开馆以来第一次收到捐赠。